Follow by Email

搜索此博客

2012年12月10日星期一

操弄“自焚”改变不了达赖集团失败命运


129日,新华社关于四川警方成功侦破系列煽动教唆胁迫自焚杀人案的报道,用铁的事实揭露了犯罪嫌疑人的凶残无耻,揭露了达赖集团是这种犯罪行为的组织策划者和总后台。可以肯定还将有更多案情陆续披露。这里,让我们看看达赖集团是如何煽动、欺骗无知者走上自焚这条不归路的,其政治目的又是什么。
达赖集团是自焚事件的源头
一年多来,十四世达赖企图以退出政治蒙骗世人,开启藏独新局面,但除了博得某些外国势力几声喝彩,却深陷接谈无望、闹事无果、内部矛盾加深的困境,只有寄希望于煽动制造境内自焚事件对中国政府施压。
去年1019日,达赖亲自主持法会为自焚者祈祷,并且带头绝食一天,表示对自焚行为赞扬和支持,伪政府头目就站在达赖的身边发表声明,赞扬自焚者的勇气无所畏惧的精神。去年1126日,达赖接受英国BBC采访时赞扬自焚者非常勇敢,但他们的牺牲是否产生效率是一个问号。很明显,在达赖看来,问题不在于自焚这样的事是残忍的、不人道的,应当尽快停下来,而是在于自焚如何产生效率。今年以来,达赖面对各方舆论对其纵容自焚行为的指责,多次狡辩,如果我说自焚是错误的,这将会对自焚者以及自焚者的家人,还有留下来的人造成很大的创伤我不希望造成某种自焚是错误的印象,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持中立9月达赖集团开了一个特别大会,伪政府头目在会上对自焚表示同情声援完全支持大会决议对自焚行为大唱赞歌,更声称自焚是非暴力活动的最高境界,企图把更多人推进火中,而达赖对这一决议予以充分肯定
据达赖集团媒体1023日报道,达赖在纽约接受美国媒体专访时再度提升调门:我非常肯定的是,那些自焚者之所以牺牲自己是因为怀揣着真挚的动机,是为了佛法和人民的福祉,从佛教的观点来看,是积极的。伪政府头目马上响应,对自焚表示支持是流亡社会的神圣职责。达赖集团藏青会公开叫嚣对我们来说,自焚是最有效的非暴力抗争行动
达赖集团这种极端违背人性的犯罪行为从一开始就受到藏区广大群众和宗教界人士的强烈谴责和一致反对,也引起国际社会对达赖的广泛质疑。许多人愤怒指出:既然自焚这么美妙,为什么达赖和流亡政府藏青会头头们不自焚?但是达赖集团显然已经丧失了基本的理智,在疯狂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自以为凭借这种极端行为可以促使国际上某些势力给中国政府施加更多压力,进而实现他们几十年来所无法达成的政治目的。于是我们看到两个截然不同、对比强烈的场景:一个是达赖集团通过境内分裂主义骨干分子煽动宗教狂热分子和社会弱势群体人员自焚,故意杀害他人,极力扩大事态;另一个是中国有关地方政府千方百计阻止这种事件发生,发生后迅速进行人员救治、善后处理、依法处置等工作,藏传佛教界高僧大德纷纷站出来宣讲佛法正见、反对自焚行为、倡导珍爱生命,广大群众坚决支持政府依法施政,积极创造和保护自己的美好生活。西藏和四省藏区包括发生自焚事件的少数地方,持续保持社会稳定,人民生活照常进行。自焚行为始终局限在几个省交界处的狭小偏僻地区,根本没有出现达赖集团期盼的整个西藏都燃烧了起来的场景。对此,一个老牌藏独流亡分子撰文哀叹,自焚事件不仅没有成为美国总统竞选的论题,而且世界媒体仅仅给予了一个最低程度的关注甚至连公开报道的语调也如出一辙地冷静客观’”
众所周知,佛教强调珍爱生命,此前历世达赖喇嘛没有一个赞成过包括自焚在内的残害生命行为。达赖集团利用宗教对他人实施精神控制,以牺牲他人生命达到自己政治目的,不仅完全违背藏传佛教教义与传统,而且清楚呈现西方社会所熟知的某些邪教的特征。近日比利时、奥地利等国众多媒体指出,自焚是一种受到蛊惑的宗教狂热行为与其幕后隐含的宗教专制息息相关。人们还记得,当年美国人民圣殿教首领琼斯就是对信徒进行洗脑后,欺骗、强迫914名信徒集体自杀,制造了惨绝人寰的惨剧。达赖的日本密友、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是公认的邪教头子,19867名女教徒受其蛊惑而集体自焚。达赖今天正在步琼斯、麻原彰晃之流的后尘。国际社会一切有良知的人都需要记取教训,绝不能容许类似组织、类似极端行为再度出现,更不能容许任何人以任何名义对这种反人类行为予以支持。
    达赖集团自1959年武装叛乱失败逃到国外以来,半个多世纪中先后犯下武装袭扰中国边境、策动拉萨骚乱、策动“3·14”打砸抢烧等一系列严重暴力犯罪事件,其目的都是西藏独立,而近年来操弄自焚,企图把自己积累的犯罪恶业作为向中央要价的本钱,其目的仍然是西藏独立。自焚事件发生以来,达赖集团频繁发表声明,狂妄要求中共领导人重启与西藏流亡政府的和谈,以解决西藏问题;伪政府头目公开表示期待突尼斯自焚事件引发阿拉伯之春一幕在中国发生。其意图一是压中央接受伪政府为接谈对象,在政治上承认这个分裂主义组织;二是通过接谈实现大藏区高度自治藏青会赤裸裸宣称,最终解决自焚就是让西藏获得完全独立。联系伪政府头目上任之初就公开亮明,“‘西藏独立是原则目标,西藏自治是现实目标,操作自焚的政治目的已经再清楚不过了。德国《日报》指出,藏人自焚显然已完全褪去了宗教色彩,转而成为达赖及流亡政府向中国施压、牟取政治利益的工具和筹码。
但是,环视古今中外,还没有哪个政治集团靠骗几个人来烧就能达到政治目的。中国的统一、强大和日益提高的国际地位,更不是达赖集团几出反人类行径就能撼动的。但达赖集团显然没有别的招数了,只有不顾全世界的指责和冷眼,继续谋杀更多人的性命。伪政府一名公务员在达赖集团故土网发表血腥言论:如果多达10万藏人牺牲,我们便会很快获得自由牺牲一代人不够,达赖集团还把罪恶伸向了纯真无邪的儿童。今年410美国之音报道,达赖集团所办学校展示自焚照片,强迫孩子们向自焚者致敬,列队迎候自焚身亡的流印藏人的送葬队伍,以至学生们问老师我们是不是也要像他们那样做?联合国第36/55号决议宣布,儿童所受的教育应贯彻谅解、容忍、各国人民友好、和平、博爱和尊重他人的宗教或信仰自由等精神,但达赖集团对儿童进行的却是仇恨教育自焚教育。这一切,足以把达赖披挂的和平非暴力外衣剥得干干净净!

西藏官员回应自焚事件:教唆他人自杀是一种犯罪行为


中国西藏自治区的官员9日下午在回答媒体关于自焚事件的询问时说,教唆、诱导他人自杀,本身就是犯罪行为,在中国的法律中,这也是一种涉嫌故意杀人的行为。
在中共十八大西藏代表团开放团组讨论会上,先后有多家外媒询问中国境内藏区出现的自焚事件。
针对有人炒作自焚事件并渲染西藏在燃烧,西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向巴平措说,西藏没有燃烧,西藏有1700多座寺庙,46000多名僧尼,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寺庙、没有一名僧尼自焚。
向巴平措承认,类似事件在拉萨确实曾经发生过一起,但这是一起来自其他藏区的输入型的,而且是有计划有步骤有准备、从境外到境内有联系的,对此我们是非常清楚的
另一方面,整个藏区有上万座寺庙,真正发生自焚的也就是那么六、七个寺庙,向巴平措说,对这几个寺庙同境外勾连的渠道,我们也是非常清楚的
向巴平措说,这些自焚者是真的牺牲品,他们是境外达赖集团为了扩大影响而产生的炮灰,对他们的失去生命,我们确实感到痛心,这确实是不该发生的事情
向巴平措说,现在西藏无论是老百姓,还是寺庙僧尼,对自焚事件都非常反感、非常反对,因为藏传佛教历来反对杀生,也坚决反对纵容别人通过其他渠道杀生。向巴平措说,现在有些人把这些受到蛊惑的自焚者当作英雄,把自焚称作所谓的非暴力的最高形式,利用宗教促使这些自焚者走上了不归路,这是既不符合藏传佛教教规教义,也是违反人性的
西藏自治区常务副主席洛桑江村说,世界上很多国家的法律都规定,教唆、诱导别人自杀本身就是犯罪行为,在中国的法律中,这也是一种涉嫌故意杀人的行为。
人的生命都是极其宝贵的,更不用说我们藏传佛教的教义是反对伤害生命的。洛桑江村说,境外的藏独势力、达赖集团,以牺牲别人的生命来达到其政治目的,这是违背人类共同的良知和道德的,必将受到严厉谴责。
中共拉萨市委书记齐扎拉说,对自焚事件,不管是在哪个地区发生,我们都不希望看到。
拉萨是一座宗教的圣城,齐扎拉说,我们不会允许任何人来拉萨自焚捣乱。

2012年6月28日星期四

李旺阳死亡之必然

李旺阳死亡之必然
李旺阳年迈多病,自觉拖累家人,遂于采访记者协议死亡,只有这样他的死才能获得更大利益,博得美狗照顾,让家里宽裕,他的死是大部分人会选择的结果。 就李旺阳死亡事件,美狗们选择的时机是很有代表性的时间,64跟前,香港回归周年纪念临近,十八大即将召开,只有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们的炒作和影响以及对中国政府及对社会的破坏才是最好力的,我不得不说他们的手段很独到,佩服、佩服,同时在这里,我也认为,李旺阳是不死都行了! 为什么说李旺阳不死都不行呢?很简单,美狗们已经看上了李,因为李符合死亡的标准和价值,毕竟李死了达到了预期的炒作效果。有人说李是被死亡,我认为更多的可能是协议死亡,李的死和所为的他身边经常出现的记者和所为的帮扶人士脱不了干系! 假如就像大家所说的,李旺阳是被死亡,那么我也不得不说,李最有可能是被他身边的这些个所为的帮扶朋友、民主人士所害!因为也只有他们最有可能让李旺阳放弃生命,博得美国的money,减轻家里的负担。 恶毒的人总是伪善的,李旺阳虽不能算个好人,但是死也死得不值,因为他的死只是成为更多人炒作的利益博弈,而没有得到最应有的尊重,没有能向正常人一样得到朋友的哀悼。而是被当成一件死亡工具,吵得火热。艾未未之流可见一斑,这样一畜生便是代表 李旺阳,一个不是真正民主斗士的人,连他自己也不会想到他的死会带来这么个反响,走到奈何桥头时不要忘记真正不想让你走好的人是那些假借民主的外衣为自己谋私利的走狗们,你的死却被他们嘲弄,是他们不让你的在天之灵不得安息。

2012年6月27日星期三

李旺阳的被自杀与被代表

当下,李旺阳先生的死成为坊间最大的迷团,这位前期一直默默守候的民运斗士从终于用他的死从幕后走向台前,让人们对他平生吹嘘不已的同时,对他的死因充满疑问。我们在惋惜其不幸结局的同时,不禁要问一句,李先生因为什么样的原因而死去,为代表着什么样人的利益呢?
作为一个长期从事民运的执着追求者,李旺阳穷其一生将自己献给了自己所热爱的事业,无论是六四里的挺身而出,还是十年铁窗生涯的巍然不动,都足以让人钦佩其执着的精神。或者,也只有钦佩其执着了,因为回头看看李的所谓一生奋斗史,无论是其斗争的方式,还是抗争的后果,都与社会的发展趋势格格不入,他的所作所为,代表不了大众的利益。89年的天安门运动,李老参加了,为的是追求中国的绝对民主,可以说博得了所谓“同进同退”同学同仁们的赞扬,然后结果呢?事实上中国的政治和经济都在潜移默化的改革里取得了切实的发展,若干年后,李老出来了,看到这个莫名的世界已经变得高度文明,看到自己曾经反对的制度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更看到了自己曾经的战友、那些在西方的操纵下肆意叫嚣,为了一点蝇头小利打得你死我活、名符其实的“汉奸”们。。。。。。我不禁要问,民主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在李先生默默奉献的时候,那些隐藏在幕后的民运分子,那些高唱民主运动赞歌的大佬,行动者们,他们在干些什么呢?生无所养,死有所求,在李先生逝世的消息出来以后,一个个如丧考妣,全部跳了出来,大骂当局,仿佛骂得越凶,骂得越起劲,越能代表他的民主情怀,越是能提高其在圈中的地位。

2012年6月26日星期二

也谈吴仁华的劣根性

近来,吴仁华像打了鸡血。好久没有像现在这样,有这么多人关注自己了,突发的情况让这个小报编辑着实受宠若惊了很长时间。没有什么比重新受到关注更让这个“资深”民运人士倍感到精力旺盛,自参与八九民运和六四事件以来,这个作者写了《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等文章,但因人微言轻,资历尚浅,无人响应。但是早在好几十年前,吴仁华已逃亡国外并定居。在国外的日子里,其也不忘关心国内的民主运动,一方面出书,一方面在网上极大呼吁搞民运。可哪里看到其有半点的实际行动,他定居于国外,基本已经人身自由。而一个已经自由惯了的人哪里还能体会那些不自由人的痛苦,吴老在国外闲着没事就天天琢磨着怎么整点事情出来,好让自己在那个民运圈子里出名,捞点外快。但也请你扪心自问一下,这几年你对国内的民主化进程的推进献了多少力,有出了多少汗,而邀功的时候却绝不手软。我想你只不过是想借助李旺阳事件作为一个你的炒作借口,实质上是想捣乱,想出名。你这样口口声声说中国没有人性,血腥镇压。但是你连这个死了的人都还要利用,你跟中国比比,根本就是有过之无不及,无耻到极致了!

2012年6月25日星期一

死去的李旺阳所代表的旗帜

李旺阳先生的死去成为当今中国民主运动最具轰动性的事件,让这位前期一直默默守候的民运斗士从幕后走向台前,进行了大众的视野。我们在惋惜其不幸结局的同时,不禁要问一句,李先生究竟从事的是什么样的事业,他的这条不归路究竟代表了谁的利益?
作为一个长期从事民运的执着追求者,李旺阳穷其一生将自己献给了自己所热爱的事业,无论是六四里的挺身而出,还是十年铁窗生涯的巍然不动,都足以让人钦佩其执着的精神。或者,也只有钦佩其执着了,因为回头看看李的所谓一生奋斗史,无论是其斗争的方式,还是抗争的后果,都与社会的发展趋势格格不入,他的所作所为,代表不了大众的利益。我不禁要问,民主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在李先生默默奉献的时候,那些隐藏在幕后的民运分子,那些高唱民主运动赞歌的大佬,行动者们,他们在干些什么呢?生无所养,死有所求,在李先生逝世的消息出来以后,一个个如丧考妣,全部跳了出来,大骂当局,仿佛骂得越凶,骂得越起劲,越能代表他的民主情怀,越是能提高其在圈中的地位。我们知道有娱乐圈,新闻圈,当今的各种闲杂人等又组成了一个“民运圈”,今天你捧我,明天我骂你,不为别的,只为混个名头,说白了,只为混钞票,从这点来讲,李先生虽然没有掌握好大方向,但比起那些只会跳动,只动嘴皮子的人,高尚太多。

2012年6月24日星期日

无耻的吴仁华


无耻的吴仁华
    吴仁华老师曾经说过:“制造谎言和恐惧,是专制独裁政权维持统治的不二法门。制造谎言是为了掩盖真相、欺骗民众;制造恐惧则是为了阻吓民众、不敢反抗。”

    近些年,维权行动在中国风起云涌,群体事件层出不穷,许多代表性人物遭受处理,江天勇、李苏滨等维权律师被吊销律师执照,陈光诚、高智晟、郭飞雄等著名维权人物被判刑,更有李旺阳自杀事件。

    趋利避害是人类的天性,因此,为了自身及家人的安危,中国民众基本上是敢怒不敢言,不敢挺身反抗。看到这里,我不由得想起了吴仁华老师本人,吴老师本名吴仁华,温州人,北大毕业,曾执教中国政法大学。六四后流亡洛杉矶,任《新闻自由导报》总编15年。八九民运的参与者和六四事件的见证人,著作有《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但是早在好几十年前,吴仁华已逃亡国外并定居。在国外的日子里,其也不忘关心国内的民主运动,一方面出书,一方面在网上极大呼吁搞民运。可哪里看到其有半点的实际行动,他定居于国外,基本已经人身自由。而一个已经自由惯了的人哪里还能体会那些不自由人的痛苦,吴老在国外闲着没事就天天琢磨着怎么整点事情出来,好让自己在那个民运圈子里出名,捞点外快。但也请你扪心自问一下,这几年你对国内的民主化进程的推进献了多少力,有出了多少汗,而邀功的时候却绝不手软。我想你只不过是想借助李旺阳事件作为一个你的炒作借口,实质上是想捣乱,想出名。你这样口口声声说中国没有人性,血腥镇压。但是你连这个死了的人都还要利用,你跟中国比比,根本就是有过之无不及,无耻到极致了!